中国驻马里维和部队仅携轻武器搜缴火箭炮   发布时间:2015-05-09 09:49:19

中国驻马里维和部队仅携轻武器搜缴火箭炮

中国驻马里维和部队仅携轻武器搜缴火箭炮

资料图:解放军驻马里维和部队

2013年7月,应联合国请求,中国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在哈尔滨组建成立。分队队员是以沈阳军区第16集团军某团特战营为主体抽组而成,这是我国首支派往海外的维和安全部队。

经过层层考核筛选,我也加入到这支由170人组成的光荣队伍中。我们的任务是飞抵撒哈拉沙漠腹地的马里共和国北部加奥地区,为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多功能军事基地提供警戒防卫。

2012年3月,马里突发军事政变,北部大部分地区被极端宗教组织和恐怖势力占领,马里政府后来收复了北部失地,但绑架杀人、炸弹袭击、地雷设伏等恐怖活动在这里从未停息,饱受战火摧残的马里人民对和平和安宁充满了渴望。

2013年6月27日,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宣布,中国政府决定派遣170名官兵组成的警卫分队,前往马里执行国际维和任务。

出征前,我们这170名队员进行了为期半年的封闭集训,完成了从擒拿格斗、攀登救援、反恐演练、查爆排爆,到法规常识和外语学习,以及耐高温耐干旱等针对性高强度训练。联合国副秘书长苏和视察警卫分队,看完官兵们的军事技能展示,他用中文赞赏道:“这是我见过最棒的维和队员,你们非常职业!纪律好,品行正,是一支值得信赖的部队。”

我们携带轻武器,恐怖分子却有火箭炮

去年12月5日,在飞越3大洲、9个国家之后,我们先遣分队35人抵达马里。当踏出飞机舱门,一股热浪就扑面而来。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战争留下的痕迹,候机厅的墙上弹痕累累。机场负责人告诉我们:加奥机场曾发生激烈交火,现在民航班机取消,只起降联马团航班和军用飞机。

作为撒哈拉沙漠的大门, 加奥从恐怖分子手中解放出来还不到1年。我们的营区就在加奥市郊一个战后废弃的院子里,院内只有几栋四处透风、满是弹孔的破房子。

分队抵达驻地5小时后,野战帐篷就全部搭建完毕。3天后,一个具备阻绝、掩护、监控功能于一体的防卫工事在中国营区建成。营区由地面监视雷达进行全时监控,配备的红外网墙遇到情况就会自动报警。

尽管在国内集训时已经对马里的情况有了心理准备,但置身其中,其混乱状况还是超出我们的想象。

去年圣诞节,营区周围居民放着音乐狂欢到深夜,我们大睁双眼保持着高度警惕。清晨时分,两声巨响撕破了营区的宁静。警报声迅速拉响,哨兵急促呼叫:“A区1号哨位报告,我营区东南方位发生爆炸,请求支援。”

“猛虎,迅速支援A区;野狼,掩护医疗分队紧急疏散;猎豹,随我机动;其余按3号方案执行!”维和部队指挥长张革强立即下达命令。

1分30秒后,各组全副武装部署到位,狙击手、机枪手定点布控,子弹上膛。

时间一点点流逝,并没有出现新的情况。将近中午,爆炸得到核实:两发火箭炮弹,一发未过尼日尔河,一发距我营区仅1公里,没有任何组织宣称对此负责。战区司令部在通报中还强调,发现此次袭击事件中有疑似“平民”协助。

马里政府官员杜尔女士告诉我们,仅在加奥就有500名恐怖分子混杂在平民中。这些恐怖分子放下枪就是“平民”,拿起枪就是嗜血的恶魔。当地人以部族聚居,对于初来乍到的我们来说,很难辨别谁是恐怖分子、谁是平民。

其实,即使辨别出恐怖分子,我们也不能随意击毙。因为维和部队必须坚持中立原则,我们所携带的轻武器主要用于自卫,或是在安理会授权条件下最低限度使用武力。

恐怖分子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我们携带自卫轻武器,而从恐怖分子手中,却搜缴出大量火箭炮、导弹、榴弹炮和炸药,这就是我们面临的严酷现实。

午饭过后,大家都抓紧时间补觉,以尽快恢复体力。傍晚,又一份通报下达:据研判,一周之内还将发生针对联马团的恐怖袭击。

过硬的安保措施让我们绕过了鬼门关

今年1月16日,本队135人抵达,至此警卫分队170人全部部署到位。大部队的到来,让我们这些先遣官兵很高兴,更高兴的是马里老百姓。在营区附近居住的村民杜黑告诉我们:“你们在这儿,我们感到非常安全,睡觉也踏实了。”

联马团官员也十分看重中国维和部队。联马团东部战区司令桑比曾说:“你们有效阻止了分裂势力武力破坏选举活动的计划。没有联马团,没有中国警卫,议会大选很难顺利进行。中国警卫是战区王牌。”

从战区司令部到加奥机场的直线距离只有5公里,但这却是一段让人胆战心惊的路。马路边是潜伏着危险的灌木丛,远处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路上弹坑密布。每次执行护送任务,分队快反排长刘晓辉都会提前勘察路线,但很难摸透他的护送规律。因为走的路线往往不是勘察的那一条,走到半路他会突然又换成另外一条路。

“没有规律才是最安全的。”刘晓辉意味深长地说。

有一次我们执行护送装备核查官任务。根据事先对恐怖分子袭击规律预判,机场路方向极有可能是设伏区。出发后,我们向机场反方向开进,穿过加奥市区,曲线赶到了机场。

一路上,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警惕地观察灌木枝是否有破坏痕迹、沙丘上的车辙是否错乱、路面是否有翻新的沙土等。车队最终准时安全抵达机场。

第二天,战区通报:昨天机场路附近,发现两枚与两个不同型号手机联接的122毫米榴弹。这个消息让我不寒而栗,过硬的安保素养让我们绕过了鬼门关。

子弹在午夜上膛

去年12月14日,我们接到通报,“明日大选,或有大乱”。分队警戒级别升为红色,这是最高级别警戒。晚上10点至凌晨1点,是我和军医赵军的巡逻时间。

执行任务前,我穿好防弹衣,将子弹一粒粒压进弹匣。

我们巡查了各哨位,哨兵警惕性都很高。可没想到,刚巡逻完一圈,就听见红外网墙报警,紧接着对讲机里传来呼叫:“B区3号哨位报告,营区西南角发现不明身份人员,口头警告和拉枪栓示警后,向营区东侧逃窜,请求搜剿。”

我们立即紧张起来,拉好枪栓,子弹上膛。按照要求,平时我们枪内子弹不上膛,但出征前千百次的训练,使我们每个人都能按照联马团武力使用原则,在3到5秒内,完成口头警告、拉枪栓示警、鸣枪示警、射击非致命部位、击毙5个步骤。

分队张革强指挥长立即指挥快反力量,按预案对营区进行地毯式搜索。营区西侧距居民区较近,是搜索的重点部位。作战参谋孙宝玮用特战手语指挥,迅速形成包围,并逐步缩小包围圈。

一个小时后,两名可疑人员被驱离。大家松了一口气,我这才发现,厚重的防弹衣内,迷彩服已经被汗水湿透。

“你们是最专业、最高效、最负责的警卫部队”

2月1日,战区司令部的防卫任务正式从尼日尔营手中传给我们。部署会上,作战组长杨志峰建议:在战区司令部也要建设中国标准的防卫设施,而且必须在接防前建设完毕。

大年三十接到命令,初二就要接防。48小时内,中国维和官兵用双手创造了又一个“中国速度”。

当中国警卫正式走上战位时,一个完备的防卫体系展现在世人面前。联马团安全官侯赛说:“太不可思议了。你们是我见过的最专业、最高效、最负责的警卫部队。”

尽管防卫设施先进,官兵们仍然不敢有丝毫松懈。每天都有大量人员、车辆进出战区司令部,他们中有军方人员、民事人员,也有老百姓,稍不慎,就可能混进恐怖分子。几个月来,基达尔、梅纳卡等地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表明,正规的军装、热情的笑容、合法的ID卡和车牌号都会是伪装,这背后说不定就隐藏着恐怖阴谋。

2月15日,正在哨位警戒的二排长王洋发现司令部西侧200米处,有可疑人员正在对战区司令部进行侦察记录。他不动声色地将情况写在纸条上,命令哨兵迅速交至司令部安全部门。

几名民事安全官悄悄靠近,很快将可疑分子抓获。经审讯,他正在为恐怖分子侦察司令部兵力部署、哨位设置和坐标方位。

中国警卫的专业素养和负责态度赢得了外军的尊敬,出入营门的联马团官员和外国友军经常竖起大拇指作为和我们打招呼的独特方式。2月17日,战区司令部还请求中国维和部队为任务区维和友军演示应急处突。(作者为中国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政工干事,上尉 杨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