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3老兵首领政府救助:这是对我参加抗战的肯定   发布时间:2015-04-15 09:04:03

成都3老兵首领政府救助:这是对我参加抗战的肯定

  12月19日,成都市民政局正式宣布,从今年10月1日起,成都市再次提高优抚对象抚恤和生活补助标准。在全市7万多名受益的优抚对象中,有三位身份特别的人,他们是“原国民党抗战老兵”。

  成都商报记者独家获悉,这是继2013年12月国家民政部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原国民党抗战老兵救助和国民党抗战牺牲人员墓地及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后,成都首次认定3名生活困难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符合民政部救助政策,从8月1日开始,发放每人每月690元的生活救助金。

  全市初步认定3位原国民党抗战老兵

  市民政局优抚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按照《通知》规定,该局要求各区(市)县民政部门在辖区范围内,对生活困难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进行核查、认定,“原则上是‘发现一位救助一位’。”

  “考虑到这类老兵的证明材料早已销毁、证明人很难找,对他们的认定并没有卡得很死。”该负责人透露,核查认定的标准主要有三条:参加过抗日战争、生活在农村或城镇无工作单位、没有享受过其他补助救助政策。

  最初该局估计人数不会少,还曾想向财政部门打报告解决经费。但到今年7月,全市只初步认定三位老兵,分别是崇州两位、金堂一位,最后成都市民政局决定这部分钱由福彩公益基金解决,从正式认定后的第二个月(即8月1日)开始,参照“抗日时期入伍的在乡老复员军人”标准,给予每人每月救助690元。

  受访老兵:对我参加抗战的肯定

  成都商报记者先后走访了上述三位老兵,杨仲春94岁、吴绍光86岁、周井玉89岁。三人中只有吴绍光听力相对较好,对当年的情形有清晰的回忆。吴绍光回忆,1944年,他还在崇庆县读中学。听说独山失守后,一怒之下走到成都报名参加远征军。在印度,他被分到直属新一军的工兵十二团,“当时部队已经实现机械化运作,说的是工兵,实际上一样编入战斗序列。”

  老吴遗憾的是,尽管部队直接开上印缅战场总反攻第一线,但他始终没跟日军正面交锋过,“当时我是队里的大幺儿,所有人都把我当个宝,喊我留在后方看守物资。”日本投降后,他回乡娶了老婆。每个月的救助金,现在直接打在他的卡上。老人感到很欣慰,“这是对我参加抗战的肯定。”

  杨仲春乐呵呵地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他曾是印缅战场上的一名炮兵,胸口总是别着一枚民间组织发给他的奖章。“民间给他们1000元,也抵不上政府给他们100元。”巴蜀抗战史研究院秘书长张光秀说。她的父亲也是一名抗战老兵,是人民公园抗日英雄雕塑的原型,“这代表政府对他们的认可。他们曾经为国家和民族的生死存亡而战斗,他们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