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波:日本为何没清算历史问题   发布时间:2015-11-19 12:07:02

徐静波:日本为何没清算历史问题

核心提示:70年过去了以后,中国说这个帐没算好,我们再算,但是没法算。日本一直讲要向前看,中国说不行,这个历史问题还得清算,所以,中日关系一直纠结在这个历史问题上面。

 

\

本文摘自:凤凰网历史,作者张弘,原题:《徐静波:日本为什么没有清算历史问题?

旅居日本多年,奔波于中日两国政界的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创办了日文报纸《中国经济新闻》和中文网站“日本新闻网”。近日,他的著作《静观日本》由华文出版社出版。趁着徐静波在北京的机会,凤凰网于11月5日下午采访了他。

徐静波:日本为什么没有清算历史问题?

凤凰网:近年来,中日两国官方时有龃龉。但是,每逢长假,去日本旅游的中国游客巨多。就你接触到的情况,日本民众对中国的看法是一个什么情况,就大体,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情绪,就普遍情绪。

徐静波:中日两国之间每年举行一次民意调查,从民意调查上面来看,有八成,最高的时候有九成的日本民众对中国没好感。对中国没好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钓鱼岛问题。但是,没好感并不意味着对中国人和对中国没有一些希望,或者没一种感情。我们在日本这么长时间,就明显感觉到,日本的民众其实对中国挺友好的。他对中国政府的某一个做法,可能感觉到有点看不惯,对于整个中国的经济的发展,尤其对日本经济的拉动,对于中国这几年的社会发展的情况,中国民众积极来日本旅游观光,同时大量采购日本的商品,他们都感觉到很惊讶。也就是说,认可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后,对日本的社会和他经济的影响。

比如说现在,如果中国经济出现一个滑坡的话,日本就会很紧张,他就觉得,无论是从日本的家电、化妆品这个产业,大的机电产业也好,或者机械,明显是在滑坡。好在中国现在大批游客去,到处都是爆满,大量采购商品,这样的话就使得一些家电和化妆品的生产量出现了大幅的上涨。所以,日本民众很希望能够同中国改善关系,两个国家不要每天喊打仗,不希望两个国家和好。既然大家都是邻居,那就相互友好相处,不要为某一些小事情去交恶,这是日本民众的一个想法。

从某一个层面来讲,他们也希望中国能够照顾到日本民众的某些感情。这样的话,两边能够互动起来的话,许多事情就可以解决掉。

凤凰网:事实上,钓鱼岛好像是双方都绕不过去的一个事,似乎也很难妥协。

徐静波:对,但其实钓鱼岛经过这几年的交锋以后,两国政府之间关于钓鱼岛已经达成了一个默契,中国现在可以进钓鱼岛12海里,原来的日本海上保安厅排挤你,现在不排挤了,它现在是尾随,但中国现在几乎都是进去12海里以后,两个小时再出来。所以,大家在钓鱼岛的巡航和维权领域,已经达成一个最基本的一个共识,就谁都不要登岛,但是都可以在这个海域里面巡航,大家约定时间,不要有过多过激的行为。所以我觉得,钓鱼岛问题这个问题已经解决掉了,最大的问题在于,中国现在的海军和空军要进入太平洋,必须要经过冲绳本岛和宫古岛之间的海峡,这是我们目前进入太平洋的主要航道。

从领空和领海这个角度来讲,这是一个公海海域,但其实在日本这个国家的范围之内,所以它有时候战斗机要升空拦截,或者他的军舰要跟踪,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虽然不会发生目前的擦枪走火,但是有时候中国也挺头疼的。所以中日之间现在正在商讨,尽快启动海空的警戒联络机制,就是说我的飞机要经过的时候,预先给你通报一下,我军舰、舰队要经过这个海峡,我事先通报一下,这样的话,你也别急急忙忙出动,要拦截什么的,大家有一个军事互信。我觉得,这样的话,东海真能成为一个和平姿态。

这次李克强总理跟安倍首相在首尔会谈当中,双方还同意启动2008年当初达成的一个协议,就是东海油气田的共同开发,因为东海油气田是很微妙的,日本政府划了一个日中之间的海上中间线,中方还不承认,但是中方油气田开发多在中方一侧,没有伸到日方一侧去。但是日方认为这个油气田在下面,你是不是把管子横插过去,把我的油都吸走了,所以双方在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上有一些争议。现在重新启动2008年胡锦涛主席访问日本的时候跟福田康夫达成的协议,这样的话,东海就成为一个和平之海,希望之海还是可能的。只有两国不要把东海作为一个战场,而是作为一个合作的海洋来考虑的话,两国之间的一些军事对峙问题,完全可以解决掉。中方也做努力,日方也做努力。


凤凰网: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众所周知,历史问题一直是中日关系的焦点。

徐静波:日本觉得,70年过去以后,历史问题不应该再作为一个中日关系之间的主要问题,但是我们觉得,70年当中这个问题还没解决掉。那么日本问了,怎样才能解决?我们说你还没道歉。但是日本认为,从我们天皇开始,从田中角荣与中国建交开始,我们已经道歉29次了,而且都是有文字记录的。中国说,不行,你应该像德国总理一样跪在我们地方,再磕两个响头以后才算道歉。那么,这个问题就没完没了。所以,如何排除困扰中日两国关系的这么一个特敏感,也是特难解决的问题,其实牵扯两个国家领导人的智慧。

从今年的气象来看,我觉得习近平主席对于日本的过去侵华历史也没有很明确的说你必须谢罪,就是强调你对历史问题必须要有一个正式的认识,我们曾经侵略过你们,我们错了,我们以后不再犯了,有这个态度就可以了。但民间还是要求日本再谢罪一次,日本就很着急,日本的首相,上来一个要谢罪一次,上来一个谢罪一次, 70年过去了还在谢罪,100年没完没了。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直感觉到应该向前看,我们要记住这个历史伤痛,但是不要去培养仇恨。70年过去以后,就把这个事情就让它过去。两个国家无论是政治也好,社会也好,经济文化利益也好,有更多的合作。

凤凰网:中国放弃索赔,也是历史遗留问题的主要根源。

徐静波:我觉得当时中国政府放弃对日索赔,关键是最大的原因是政治判断,因为蒋介石首先宣布放弃对日本的索赔,所以这样的话,我们再要求日本索赔的话就说不过去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第二个很重要的因素在于,在整个欧美世界对中国还实行政治和经济封锁情况之下,有一个像日本这样的国家能够愿意跟我们建立外交关系,那么其他的小事情都可以免谈,或者后谈——像钓鱼岛问题一样。所以,当时的毛主席和周恩来能够决定,我们放弃赔偿。我觉得这是一个很伟大的一个历史性的决策,而且这个决策也使得在此后的几十年当中,日本的民众对于中国的好感度直线上升。

凤凰网: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秦晖老师的看法是比较有道理:当年,中国应该理直气壮地向日本提出索赔的要求,以日本的能力来说,可能赔不了多少,但是中国人缺乏权利意识,因为索赔是你的权利,你应该伸张,你甚至可以说学着美国在战后重建德国一样,把日本赔偿的钱援助日本,经过了这么一个程序之后,就像美国对德国一样,理也占了,利也有了,好人也做了。这样一来,就不存在今天的日本回避战争罪责的问题了。

徐静波:日本一直不承认自己是被中国打败的,到现在为止还不承认。日本在二战期间,无论是大东亚战争就是亚洲战争,还是太平洋战争,都是被苏联打败和被美国人打败的。实际上他没有被中国打败过,在中国他投降了,因为是天皇宣布的。其实中日之间一个最大的一个问题在于,我们自己也觉得没有正儿八经把日本打败过,如果我们像美国人一样,把日本赶到海里面去的话,我们扔两颗原子弹到日本本土的话,我们今天不会再记这个仇的。美国人对日本他根本就不要求什么赔偿和谢罪,尤其像今年70周年的时候,甚至不要求日本首相到珍珠港去献花,它都没提这个要求,为什么呢?因为它是个胜利国,心态不一样。我们也是一个胜利国,但是我们胜利是有水分的。

凤凰网:当然这有一个比较,二战之后,此前被日本殖民的韩国根本不具有战胜国地位,甚至不具有索赔的资格。但是韩国伸张了自己的权利,把“索赔权”改为“请求权”,到后来其实也没有落实多少。但是,让利或可示德,弃权多致纵恶。这是秦晖老师的观点,他认为,我们当时没有伸张自己的权利,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失误。

徐静波:当时如果我们九千名中国军人按计划派驻到日本的话,那么中国战胜过的地位会更加明确,同时我们在日本的利益分割上面会占有许多发言权,但是蒋介石没有派驻这九千名官兵,现在回过头来是很大的失误。结果整个日本事务的战后的处理,都是美国人说了算,中国人没有任何发言权。包括刚才你说索赔问题,美国人是以联合国军的身份去的,中国不吭声,那么麦克阿瑟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所以留下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在战后问题的处理过程当中,在外部属于远东军事法庭,对一些战犯进行审判,日本国内没有对战争的问题进行过任何一次很好的处理。

这个问题呢,我去问过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我说日本为什么不能像德国那样,对历史问题进行彻底的清算?村山富市给我讲了三个理由。第一点,日本人对天皇的认知和德国人对希特勒的认知是完全两个概念,因为希特勒他是民选总统,后任总统可以轻易的地把所有的责任推到前任总统上面去,然后把历史做一个最彻底的颠覆。你现在看天皇没什么感觉,就那个时候看天皇是看菩萨,就像观音菩萨供在那个地方,你敢说观音菩萨一个坏话吗?不敢说。所以战后谁都不敢对天皇说一句不敬的话。那么所以,东条英机、山本五十六他们觉得,自己是天皇的替死鬼。日本国内有一种舆论,就像一个公司一样,董事长犯的错误要这个部长去顶嘴,部长全杀了,董事长还当着呢,这是没道理的事情。

第二个原因是什么呢?德国当年在欧洲是孤立的,如果德国当年不在欧洲处理好战后赔偿等问题的话,德国在欧洲是存在不下去的。但是日本在战后恰恰是与两个主要的受害国中国和韩国,在将近20年里面是没有外交关系的(韩国是1968年才建交)。那就意味着你不需要赔偿,它也没有资格说向你赔偿,这是一点。

而且在十几年二十年当中呢,恰恰是一些甲级战犯,后来当了首相的岸信介在内。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岸信介被关在东京巢鸭监狱里面,1948年12月23号,东条英机等12名战犯被处决,岸信介就想,第二天就轮到我了,所以第二天一早他穿戴得干干净净,只听到美国大兵的皮鞋咔碴、咔碴的脚步声,结果美国大兵在他门口一停下来,打开门以后就对他说了一句话,你可以回家了。所以,岸信介觉得美国人是救了他。但是岸信介是甲级战犯,尤其他在满洲国期间当过总务厅副厅长,这么重要的一个甲级战犯,恰恰成为了日本首相。那他怎么会对自己的罪行颠覆呢?没法颠覆。这几个原因,都决定了日本战后没法像德国那样认罪。

就这么下来到现在为止,70年过去了以后,中国说这个帐没算好,我们再算,但是没法算。日本一直讲要向前看,中国说不行,这个历史问题还得清算,所以,中日关系一直纠结在这个历史问题上面。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1.80传奇

上一篇:奥地利八旬老妇撕碎数百万现金:不便宜亲戚们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