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小难民艾兰之死 强渡“死亡水域”发生悲剧   发布时间:2015-09-07 15:27:24

三岁小难民艾兰之死 强渡“死亡水域”发生悲剧
艾兰被发现时已经溺亡
艾兰被发现时已经溺亡

  土耳其南部海滩上2日漂上一具幼童的尸体,照片迅速传遍全球,成为欧洲难民危机爆发以来的“最虐心画面”,引起广泛震惊和反思。这是3岁的叙利亚小难民艾兰?库尔迪,他面朝下趴在沙滩上,仿佛睡着。2日凌晨,艾兰的父亲阿卜杜拉?库尔迪带着妻儿和其他11名偷渡客挤上一艘只能限乘4人的小船,从土耳其博德鲁姆半岛驶往希腊科斯岛,难民船因严重超载而倾覆,包括5名儿童在内的10多名偷渡客溺亡。阿卜杜拉在这场惨剧中失去了妻子丽哈娜和分别为3岁、4岁的两个儿子。从博德鲁姆到科斯岛的海路直线距离不到5公里,众多叙利亚难民选择从这里偷渡前往希腊从而进入欧洲,但这5公里海路却成为众多难民的死亡之路。

  海滩上的小小遇难者

  土耳其一处颇受观光客喜欢的海滩上2日发现一具男孩尸体。照片中,男孩穿着红色T恤衫和蓝色短裤,脸朝下趴着。

  土耳其海岸警卫队说,当天凌晨两艘船搭载一群偷渡客从土耳其博德鲁姆半岛驶往希腊科斯岛,途中沉没。死亡男孩名叫艾兰?库尔迪,3岁。

  男孩乘坐的小船限乘4人,可是当时竟塞满了15名偷渡客。这些人去年从叙利亚库尔德小镇逃到土耳其,以躲避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迫害。

  一名救援人员介绍,这艘船很可能因为超载倾覆,2日凌晨4时左右沉没,至少12人死亡,其中包括5名儿童。土耳其当局说,他们从两艘偷渡船上共救起15人。船只失事时,“大多数人陷入恐慌,其中不少人根本不会游泳”。

  死亡男孩的照片迅速传遍欧洲各国社交网站,引起广泛震惊。英国《每日邮报》惊呼:“人间惨剧的一个小小遇难者!”意大利《共和国报》评论:“一张令世界沉默的照片。”

  众多网友以这张照片为原型,或作出善意的修改、或绘制漫画,希望他能够在天堂安息。

  库尔迪家的死亡行程

  艾兰的父亲阿卜杜拉?库尔迪原本想携妻带子逃离战乱,如今妻儿均死,已无牵挂的他打算独自返回叙利亚。

  “当时我握着妻子的手,可是两个孩子从我手中滑走了。当时漆黑一片,大家都在尖叫,”阿卜杜拉告诉媒体记者。“我们试图牢牢抓住小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艘小船从土耳其海港驶出大约500米时就开始进水,“我们的脚都湿了”。遇到大浪之后,船长游泳离去,阿卜杜拉曾试图驾驶这条小船,但一个大浪将船打翻,“悲剧就是在此时发生的”。

  阿卜杜拉曾试图抓住孩子和妻子,但是已经没有希望。“当时我握着妻子的手,可是两个孩子从我手中滑走了。”

  “我尝试着游到岸边,却没有在岸上找到妻儿,我以为他们害怕逃开了。”阿卜杜拉后来没能在约好的地点遇见妻儿,去附近医院打探消息时得知了噩耗。

  “我的孩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孩子。世界上有谁不认为自己的孩子是最宝贵的呢?”他说,“我的孩子聪明极了。他们每天早晨把我唤醒,和我一起玩。还有比这更美好的吗?现在一切都完了。”

  3日,阿卜杜拉来到一家停尸房外,目光呆滞地盯着手机,等待认领妻儿的3具尸体。他曾经想带着一家人逃离叙利亚战乱,但如今妻子和两个儿子都死了,他觉得再去欧洲已没有意义。

  阿卜杜拉现在只想返回叙利亚,把妻儿葬在家乡。

  无奈之下的超载强渡

  阿卜杜拉一家人原本住在叙利亚北部城镇艾因阿拉伯镇(又称科巴尼),当地经常发生库尔德武装与“伊斯兰国”武装交火,常有居民被武装人员挟持为人质。

  阿卜杜拉的姐姐蒂玛20年前移民加拿大,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控制了叙利亚城镇艾因阿拉伯时,蒂玛接到阿布杜拉的电话,他们打算以每人1000至2000美元的价钱由蛇头带领逃往欧洲。蒂玛拿出自己的积蓄资助阿卜杜拉一家逃亡。

  去年携家人逃到土耳其后,阿卜杜拉曾两度向“蛇头”付款,均未能成功前往希腊科斯岛。“第一次,海岸警卫队扣住了我们。第二次,‘蛇头’食言,没有驾船接我们。”他回忆道。

  由于不想再被骗,阿卜杜拉与多名叙利亚难民一起弄到了一艘小船,打算强渡到希腊,不料因严重超载而翻船。

  年初曾申请避难未果

  悲剧发生前不久,蒂玛还与艾兰的父亲通过电话,阿卜杜拉告诉她:“一家人很难活下去了。”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库尔迪一家就曾要求到加拿大避难。3月,加拿大反对党众议员唐纳里,还代表蒂玛,亲手向加拿大国民和移民部部长亚历山大递交了一封避难求助信,并为艾兰一家到加拿大来避难提供担保。

  当时,亚历山大向唐纳里承诺,将关注艾兰一家要求到加拿大避难一事。唐纳里在接受加拿大电视台采访时说:“我认为他(亚历山大)真的会去做的,所以我们就等啊等,结果一直没有消息。”

  加拿大移民部部长亚历山大接受电视采访时说,移民部没有拒绝艾兰一家的避难申请,只是退回申请,要求他父亲提供更多的材料。亚历山大还说,加拿大是世界上接受难民最多的国家,世界上,每10个难民中,就有一个被加拿大接受。

  “我并不想埋怨加拿大政府,而是要埋怨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必须要做一件事,那就是结束战争。我只想说,结束战争!”蒂玛情绪激动地说。

  新闻观察

  死亡水域折射难民困局

  目前,土耳其警方逮捕了4名人蛇集团嫌犯,指控他们对两艘船翻沉负责。艾兰?库尔迪一家的悲剧只是无数流离失所叙利亚难民的缩影,他们的悲惨遭遇让国际社会震惊,并引发对造成叙利亚人道主义危机原因的反思。

  五公里的死亡之路

  从博德鲁姆到科斯岛的海路直线距离不到5公里,因此众多叙利亚难民选择从这里偷渡前往希腊从而进入欧洲,但就是这不长的5公里却成为难民的死亡之路。“这次悲剧应该给全世界敲响警钟:不要再让难民们冒着生命危险去闯那凶险的水域了,不要再让更多的人去送死了。”艾兰?库尔迪的姑姑蒂玛说。

  据媒体分析,这条海路上的难民偷渡船频频出事,除了海上风暴、偷渡船只质量堪忧、没有配备救生衣等因素外,甚至还有偷渡者故意使偷渡船沉没,以博取希腊方面的救援,借此登上欧洲大陆。

  叙利亚难民将土耳其作为进入欧洲的跳板,给土耳其海岸警卫队造成了巨大难题。土方公布的资料显示,今年1月到7月土海岸警卫队已展开了585次行动,从爱琴海中救起18598名叙利亚难民。

  土耳其遇到的麻烦

  土耳其方面在难民问题上遇到的麻烦还远不止于一条短短的海路。据土耳其政府此前公布的数字显示,土耳其目前已接纳190万叙利亚难民,其中有约25万居住在政府建立的难民营中。

  安卡拉政策研究中心负责人坎波拉特认为,土耳其境内的叙利亚难民数估计为250万人,而不是政府公布的190万人。此外,如果叙利亚北部有150万人口的重要城市阿勒颇局势持续恶化,逃到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人数还将大量增加,到2016年这个数字可能达到300万人。

  土耳其紧急救助管理局透露,为了应对叙利亚难民危机,土耳其已经花费了60亿美元,但收到的国际援助只有4亿美元。

  为了应对非法进入土耳其的难民和打击恐怖主义,土耳其已经加强了边境附近的安全措施,包括在土叙边境修筑水泥墙和加固铁丝网等。3日晚,土耳其大国民议会投票,批准将土军方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采取越境军事行动的授权延长一年。此外,土耳其政府还一直与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磋商,争取能在土叙边境叙利亚一侧建立安全区,以收容将来可能会大量增加的难民。

  2500人命丧地中海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3日在安卡拉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商业峰会上说,作为世界文明摇篮之一的地中海地区,如今已成为难民和非法移民的聚集地。土耳其已经为难民打开了大门,不能看他们死在枪林弹雨之下。他批评一些欧洲国家只要伊拉克、利比亚的石油,但对难民缺乏关爱。他希望全球特别是欧洲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联合国难民机构8月28日说,今年以来已有超过30万难民和移民冒险穿越地中海前往欧洲,其中2500多人命丧地中海。而2014年全年,这两组数字分别为21.9万人和3500人。德国移民政策也较为温和,因而成为难民的主要目的地。德国政府预计,今年将有80万人申请避难,是去年的4倍,仅上月,就有超过10万难民进入德国,创历史纪录。德国要求欧盟伙伴“摊份子”,但一些欧洲国家面对外来难民潮的冲击,不愿分担、接纳更多的难民,欧盟一时难以找到各国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文/新华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变态传奇

上一篇:南洋华侨机工:受邀观礼是我毕生最大的荣誉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