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拜访获得纪念章老兵 有老人已98岁高龄   发布时间:2015-09-06 09:05:40

媒体拜访获得纪念章老兵 有老人已98岁高龄
十年前的抗战胜利60周年,中央决定向70多万名抗战老战士、爱国人士、抗日将领及国际友人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十年前的抗战胜利60周年,中央决定向70多万名抗战老战士、爱国人士、抗日将领及国际友人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十年后,抗战胜利70周年,全国人大确立9月3日为抗战胜利纪念日的第二年,中央再次决定向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只是这次领取纪念章的人数为21万。

  十年间,从70万到21万,抗战老兵这个群体消逝的速度让人惊讶。对这群抗战老兵来说,他们必须要面对的是时间。而我们不应该在时间中将他们遗忘。

  9月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为30名代表颁发了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但对目前仍健在的老兵来说,能获得国家主席亲自颁发纪念章的人毕竟是少数。北京青年报拜访了一些获得纪念章的普通老兵,作为曾经战场上的一员,正是这些老兵们合力的奋斗让我们有了今天。

  他们值得被铭记,多记住一个老兵,对他们而言是多一份欣慰。

  王树义 93岁

  原八路军冀东定县县大队教导员

  “领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后,非常激动,一直盼着这个呢,拿到了高兴啊,唱了好几首歌,都是那时的抗日歌曲。”

  王树义,1922年出生,1938年,16岁的他加入河北当地的地方抗日武装,青年抗日先锋队。1940年加入八路军抗日冀东地方武装,定县县大队。当过武工队教导员。定县即现在的定州。参加过五一反扫荡,这是1942年日军发动的一次扫荡,王树义的胞兄王树山是县大队小队长,在这次扫荡中,被日军向地道内施放毒气牺牲,史称北疃惨案。摄影/本报记者 郁骁

  方远91岁

  原新四军四师战士

  “纪念章是共和国给我的最高的荣誉,我能领到纪念章,比领黄金还高兴。”

  方远,1924年出生,安徽人,1939年加入新四军,隶属彭雪枫率领的四师,在彭雪枫、邓子恢、张震的领导下作战。参军不久方远就参加了一次新四军和日军的遭遇战。

  抗战胜利后,方远还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

  大大小小的战斗勋章,他一直藏在一个旧公文包里,直到这次又翻开公文包,把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放进去。

  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郭东峰97岁

  辗转多地抗日

  “活到97岁,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获得了承认,特别高兴!”

  郭东峰曾在多地参加抗日战争。1937年抗战爆发,原本是小学教师的他自觉身为青年应立志投军抗战,当年10月经亲戚介绍,到甘肃平凉参加国民党陆军第43师254团任上士文书。随后又先后赴湖北、湖南、广西、四川、贵州多地作战。1940年,他随部队到广西柳州南部参加昆仑关战役,这是整个桂南之战的核心战役,也被日本战士称为“中国事变以来,日本陆军最为暗淡的年代”。

  1945年7月,郭东峰参与收复桂林,一个月后,日本投降,国土光复。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张翠萍88岁

  亲历北京受降仪式

  图片制作/沙楠

  “非常激动,终于受到了国家的承认,没有白受罪。既高兴,又想到了当年的血和泪,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张翠萍曾经是洛阳子弟兵卫生队的成员。在洛阳保卫战中,她拿着一把中正式步枪、三颗手榴弹和一颗子弹打巷战,身上三处负伤。她从三层楼高的城墙上跳下,突围出城终于获救。

  1945年日本投降后,张翠萍随着部队进入北平,在太和殿广场上见证了北平受降仪式。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储渭86岁

  原苏中根据地野战医院医生

  “这次能够以老兵的军人身份参加阅兵仪式,接受大家的检阅,可以说,真是无上光荣。阅兵那天的场面太完美了,心情是异常激动啊!”

  储渭,江苏盐城人,1929年出生,15岁参加新四军。1945年8月参加过兴化战斗。1946年7月至1949年1月,他还先后参加苏中七战七捷、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等各大战役。为了运送和转移医疗物资,他不顾艰险地独自搬运,只为医疗物资匮乏地多救助一条战士的生命。他是一名与“死神”抗争的战士,他的战场是在硝烟四起的“后方”,他的武器是一把手术刀。储渭用他丰富的救治经验和与死神抗争的意志,挽救了许多战友的生命。 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陈模群93岁

  原中国远征军成员

  “最大的心愿就是获得国家颁发的抗战勋章,这回能够获得抗战70周年纪念章非常欣慰,感到自己终于获得了承认。”

  陈模群,1922年出生,浙江杭州人。1939年考入国民党陆军汽车团机踏车传令队,成为上等兵。1941年任中国运输公司运输处汽车第一大队机务助理员,奔波于滇缅公路运输抗战物资,多次遭遇日军飞机轰炸。1942年4月底,日军从泰国侵入缅甸,切断了远征军的后路。很快,日军攻到腊戌。陈模群等人紧急撤退。

  “1939年4月参加抗日战争,抗战8年我亲历了6年半。参加抗日时才17岁,当年的青年小伙儿,现已白发苍苍……”2005年,从未向儿孙讲过这段历史的陈模群提笔向组织写信想要一个承认,当年9月收到民间组织自制抗战纪念章时,老人说最大的心愿是想要获得国家颁发的纪念章。十年后,他终于达成心愿。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孙新民98岁

  原八路军山东微山湖大队政委

  “抗战60周年纪念章我有了,今年都98岁了,能拿到70周年纪念章非常高兴。他们给我戴上了,我就一直没摘下。”

  孙新民,1917年出生,山东省肥城市人。1933年在家乡参加共产党领导的读书会投身革命,1938年5月入党。

  抗日中,他曾担任八路军115师教导4旅11团3营教导员,就是平型关突击连所在的部队。此后,他还担任微山湖抗日游击大队政委,建立微山湖抗日游击大队,坚持湖区游击战争,打破敌伪封锁,建立“湖上秘密交通线”,护送中央领导同志安全往返延安和抗日根据地等艰苦卓绝的斗争。退伍后曾任国家计量总局情报研究所党委书记,1983年离休。曾整理往事,著《征程纪事》一书。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田庆平93岁

  原中国远征军成员

  “谢谢政府!谢谢政府还没有忘记我们这群人!”

  田庆平,1922年出生,安徽宿县张楼村人,1937年入伍,当过中国远征军第200师战车营司号兵,曾到缅甸和印度参加战斗。1945年抗战胜利时,执行北平日军受降任务。后在北京娶妻生子,在首钢医院做了28年救护车司机,直到退休。

  这是田庆平获得的第一枚抗战纪念章。这次获颁纪念章前,首钢集团的主管单位国资委两次派人到家里核实信息,最终田庆平获得了这个迟来的国家认可。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今日新开传奇网站

上一篇:北京明日起三天车辆不限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