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3岁白血病女孩去世 父亲将61万捐款转赠   发布时间:2015-05-30 11:31:32

青岛3岁白血病女孩去世 父亲将61万捐款转赠

小天使走了 爱留在人间

女孩

小天使走了 爱留在人间

转赠善款

小天使走了 爱留在人间

患者

   4月5日清明节下午,被爱心包围的小天使萌妍永远离开了,仅仅3天过后,仍然悲恸不已的年轻父亲盛维佳决定,将女儿爱心账户上剩余的61万元善款,转赠给其他的危重病人,希望网友们的爱心能够给更多的家庭带来希望。昨天在市妇儿医院住院楼1楼,盛维佳将装有银行存单的信封转交给4个同样来自平度的危重病人家属。

   突闻噩耗

   3岁小萌妍被查出白血病

   “最开始孩子只是耳朵疼,原本以为打了吊瓶就没事了,没想到孩子的耳朵一直疼,并伴有发烧的情况,平度人民医院的医生建议到大医院进行检查。”昨天下午,记者在市妇儿医院住院楼1楼见到小萌妍的父亲盛维佳时,这名30多岁的年轻父亲还没能从悲痛中走出来,红肿的眼睛、哽咽的声音和许久没刮的胡子茬,他整个人都显得那么憔悴。说起女儿患病的过程,他的眼睛再次湿润了,看着手机里女儿的笑脸,他沉默了许久才能比较平静地讲述。今年3月12日晚上11时左右,小萌妍住进了市妇女儿童医院的ICU病房,第二天下午2时,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确诊孩子患有白血病。3月15日进行了骨穿刺及腰穿刺,发现孩子大脑脑白属于高危型。医生给的治疗建议是化疗,时间长达两年半到三年,其中住院治疗要半年多,费用五六十万,可能会少,也可能更多,因为如果感染了病毒,或者嘴上长一个小白点疮,就得再增加十几万的治疗费用。

   爱心如潮

   短短10多天募集善款61万

   盛维佳告诉记者,自己是普通的打工族,之前在一家私人通信公司上班,为了照顾小萌妍,没法再去上班了。孩子的妈妈是全职妈妈,按照医生的建议,夫妻俩一起陪着孩子在医院里,实在是承担不了那么高的医药费,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发微信朋友圈,向大家求助帮忙救孩子。盛维佳称,自己的微信好友只有10多人,刚开始并没指望能有多少人捐款,没想到这件事很快就扩散出去,短短五六天时间,女儿的爱心账户里就有50多万元的捐款,到10多天时捐款就有61万元。女儿的治疗费足够了,他赶紧在微信留言,告诉大家不要继续捐款了,但直到昨天上午,还有爱心人士往这个账户里汇款。

   网友“青岛鹏少”和他所在的平度爱心联盟微信群此前一直在帮小萌妍募捐。“青岛鹏少”告诉记者,刚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朋友转来的求助帖子,自己并没有百分百确认,专门到医院见了孩子,问了医生核实清楚后,他们才开始为孩子到处募捐,但短短10多天就能募集到61万元,他也很吃惊。没想到已经有充足治疗费的小萌妍竟然突然去世了。

   爱心传递

   小天使去世家人转赠爱心款

   “我当时向网友求助时,曾承诺每天的爱心现金捐款都会做记录,银行卡里的爱心捐款会随时公布,每一笔医疗花销,也会及时发送给大家,孩子康复出院,剩下的善款,都会代表社会上的爱心人士捐给需要的人。”盛维佳告诉记者,但他没想到这笔善款会这么早就用女儿遗赠的方式,转捐给其他的危重病人。

   “有这么多人给小萌妍捐款是她的幸运,可惜孩子没有这个福气,也没办法回报大家的善心。”盛维佳称,女儿去世得非常突然,全家人这几天都在悲痛之中。大家捐助的善款是给女儿治病的,女儿离开后,他们不会动这笔钱的一分一毫,肯定会信守承诺,将钱转捐给其他有需要的人。盛维佳拿出手机告诉记者,爱心账户里现在还有51万元左右,此外在医院的账户里,还应该有一笔没用掉的治疗费。

   盛维佳告诉记者,之所以将剩下的善款转捐给这4个家庭,首先是因为网友 “青岛鹏少”和他所在的平度爱心联盟帮忙做了核实,证明他们家里都有危在旦夕的病人,其中包括3名同样患有血液病,但有配型成功希望的孩子,一名全身大面积烧伤需要做手术的老人。其次是因为当初接受捐款时,曾有爱心捐助者提及过,如果最后善款有剩余,请将剩下的捐款转捐给其中的一两人。

   受捐者心声

   “有了这笔捐款我的孩子有救了”

   “我的儿子现在还躺在青大附院西海岸医疗中心的重症监护室内,5天前他感染了,到现在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接受捐助者中年龄最小的孩子名叫袁淏,只有5个月零20天大。他母亲称,儿子患有一种名叫WAS综合征的遗传性疾病,发病率大约为10万分之一,我国每年大约有100到300名新增患者,但只有不到20例能够被诊断出来,能够救治的更是极少数。“我的第一个孩子就是患这种怪病去世的,没想到我的小儿子出生后又被检查出患有这种怪病。医生诊断如果得不到有效治疗,孩子可能活不到周岁。”孩子的母亲称,她得知重庆市儿童医院曾经成功救治过一名患有此类疾病的孩子,她准备等孩子情况稍好一点,就带着孩子去重庆治病,但仅仅手术治疗费用就要30万元,她根本就负担不起。她听说小萌妍通过微信朋友圈募集到了治疗费,此前曾通过微信联系到了盛维佳,盛维佳得知她孩子的情况后也很同情。盛维佳决定此次转捐其中30万元的善款救比小萌妍还要小的孩子袁淏。

   “感谢小萌妍,我和女儿能坚持下去”

   “我认识小萌妍和她父亲很偶然,两个孩子的病房紧挨着,有一次我在电梯里听盛维佳跟爱心网友打电话解释女儿的病情,听口音发现他也是平度人,我们这才认识了。”付先生和6岁的女儿付一汝正在创造着生命的奇迹,有了小萌妍父亲转赠的这笔善款,他觉得又见到了希望。付一汝刚刚8个月时就被发现患有血小板疾病,但跑了多家医院都无法确诊这是什么病。医生告诉付先生,他的女儿随时都处在病危中,因为缺乏凝血能力,脆弱的孩子随时可能因为内出血去世。他带着女儿在北京、上海、天津、济南和青岛等多个城市到处求医,已经花掉了五六十万治疗费,最后确诊为大血小板综合征的基因怪病。很多医院此前都下过诊断,女儿不可能长大,但在付先生一家的精心照顾下,女儿已经快乐地活到了6岁。付先生称,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不会放弃。最近有专家提出可以用移植的方法治疗这种怪病,本周四他准备前往上海向专家请教。感谢小萌妍和网友的爱心。

   “小妹妹让我有重返课堂的希望”

   12岁的姜桂龙是唯一亲自到现场的受捐助者,他接过盛维佳手里装有善款的信封,深深鞠躬向刚刚去世的小妹妹表达感谢。两年多前,姜桂龙鼻子鲜血直流,后来被专断为骨髓异常综合征,此后他就再也没能回到教室。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医院病房里度过的。治疗姜桂龙怪病的唯一方法就是骨髓移植,但他们家连检查骨髓配型的钱都拿不出来。后来全村人一起给他捐款,拿着乡亲们给的1万多元,姜桂龙的父母做了骨髓配型,发现父亲跟姜桂龙只有一半相合,母亲也只有70%相合。姜桂龙等待中华骨髓库能找到配型更加吻合的捐献者,如果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姜桂龙只能移植母亲的骨髓,但动辄五六十万的治疗费让这个农民家庭根本无法承受。姜桂龙的父亲称,他现在已经有12万元的外债没法偿还,小萌妍父亲的捐助给孩子活下去的希望。

   “谢谢好心人帮我父亲渡过难关”

   李学军是所有受捐助者中唯一的成年人,她的女儿感激地说:“谢谢好心人帮我父亲渡过难关”。李学军老人去年得了脑溢血,躺在床上,没想到之前他骑摩托车时在家里储存了少量汽油,因为包装不严密挥发出来,被明火引燃。他被救出火场后紧急送往医院烧伤科急救,但发现他全身66%面积的皮肤被三度严重烧伤,需要立即做植皮手术,否则就会有生命危险,但他们家情况困难,根本拿不出高额的手术费。他们和小萌妍的父亲是平度老乡,小萌妍的父亲得知此事后愿意伸出援手。

   本版撰稿摄影 记者 黄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