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也能活下来!――那些「大难不死」的患者们   发布时间:2015-12-01 10:59:58

这样也能活下来!??那些「大难不死」的患者们

\

  医院里见惯了生离死别,有太多的无奈和绝望,有时费尽心思力气,却没能把病人从鬼门关抢回来。

  然而有这么一些人,你以为「必死无疑」,他们却活得自在,让你不禁感慨「天呐!这样居然都能活下来!」

  1婚纱店女主管

  一个婚纱店女主管,挺漂亮的 30 岁不到,肤白貌美身材好,电动车被卡车撞了,送来从平车一抬起来下面全是血。

  身上没什么伤,就是脑子内伤外伤都齐全了。七窍流血见过么?然后颅内压高了,啊啊啊啊啊~很悠扬的叫十几秒,停一会再叫,这都是无意识昏迷状态下人体的反应,瞳孔从针尖到散大、再针尖再散大……几十秒一变。

  在场的医生都说估计是救不过来了,十几天后我就换科室了。

  两年后,我居然在医院花园里看到她,眼神呆滞,苍白,剃的光头,手术疤痕纵横,居然在她爸爸搀扶下在散步!居然活下来了!还能走!还时不时跟爸爸说一句话!我当时就觉得,那会大家都没有放弃真是太好了。

  2让人唏嘘的车祸

  一次车祸,送进来一对夫妻。男的一臂一腿已经没了,据说都碾碎了也不用考虑接了,女的当场死亡。这位男子重度颅脑外伤昏迷了整整十二天,醒来第一句话就是「我老婆呢?」

  我们都说你老婆很好,在别的病区,我们病区床满了,等她好了就来看你,他就又放心地昏过去了。男子每天醒来个把次,都是在问,我老婆呢?

  他受伤很重,反复昏迷又清醒,却一直有生命迹象。每个住进他同病房的新病人,我们都嘱咐,如果他问起他老婆,都说他老婆挺好的,养好了就来看他。

  泪目~这是我查房查哭出来的第一人。这个是骑电动车带人的车祸!骑车都给我长点心!

  3死神也斗不过

  八十年代的时候,他是瓦匠,修房子摔下来,脾破裂,还有其他脏器损伤,断了好几根骨头,幸而未死,改行拉三轮。

  过了十来年他在路上被卡车撞到,轧掉了左腿,医院抢救后活了下来,改行当鞋匠。

  又干了八九年,零几年的冬天,他在家里补鞋,鞋胶挤不出来,他拿打火机去烤那管鞋胶,炸开了,烧了他一身,左胳膊,半张脸,前半身,基本上都是烧伤的痕迹。

  去年夏天,查出癌症,去医院做手术,我在社区医院打针的时候,听见医生为他叹气,医生说:

  如果这次他还撑过去了,我应该买点东西去看看他。

  去年寒假回家的时候,看到他住着拐杖在晒太阳……医生送了一箱苹果两只鸡去他家。

  听说今年在家摔了一跤,头撞上了床头柜,再次送去医院,不知道伤情,只知道尚在人世。

  对他来说,这已经不是「这都能活下来?」这么简单了,而是,「死神根本斗不过他」。

  我不知道这样死不了是不是一种极大的痛苦,三十年来,被死神的「离别钩」钩中数次却都挣脱开来,却也不免掉了一个个零件,这算是福还是祸?

  当然,除了这些活得顽强,让你感叹生命奇迹的人以外,也有很多典型的「作死」病例。

  4随时消失的女人

  女,55 岁,海洛因依赖 25 年多,艾滋病发病期,HBV、HCV 感染,肝硬化,肺结核活动期。

  我见到她的时候,不管任何天气,她每次来都长外衣 + 长裤 + 靴子 + 帽子 + 大边框深色眼镜 + 围巾 + 口罩……总之全身上下裹得严实。也不多说话,最多打个招呼,摘下口罩,喝药走人。

  有一次失踪了 1 个月,再来的时候,按照规定要给她重新评估维持剂量。(失踪的一个月里,极有可能偷吸海洛因,若按照以前的维持量,可能导致中毒发生危险。)

  她居然掏出另一个身份证,说那才是她的真身!说自己快死了,死之前想用真实身份好好做人,希望我们网开一面,满足这个小小的愿望,balabala……居然还提供了按照新的那个身份证的 HIV 检测报告!

  后来领导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同意了!我按照接诊顺序一一给她办了一遍。

  问诊和体格检查期间我和她对面坐,离的很近,我才发现她为何要这样穿戴:由于艾滋病发病,免疫系统崩溃,全身皮肤都长满了疱疹,多的地方层层叠叠,四肢部分的疱疹破溃感染,袖子和裤腿部分的衬衣是湿的!常年发热,倒不瘦,不知道是浮肿还是还在胖……全身散发着腐烂的、恶臭的气味。

  我不想多看(之前的病历资料已经有,可以借助参考),甚至觉得她下一秒就会倒地死在这里,期间表现可谓听话,问什么说什么,直白清晰,效率之高连我自己都佩服。不觉让我对她有了点怜悯……话不多说,尽快办完手续,问我们要了一份新的戒毒证明材料,走了……

  我才正式开始关注这个人:严实包裹依旧,每次来都喘得厉害(我们在 2 楼),那种扯破风箱的呼吸声十分形象,还和我们客气地打招呼。她说话也有气无力,越来越「胖」,我们都知道,她快了。

  终于,她消失了大概 1 个月,我们上报数据:该病人因无法联系已脱失然后……

  第四个月的时候她又出现了!精神状态还好,只是脸已经黄得厉害,紫绀明显……

  一个月以后再次消失,到今天快一年了。要是她哪天再蹦出来,我是有心理准备的。

  5爱群殴的瘾君子

  男,56 岁,吸毒 25 年 +,6 年前确认 HIV 感染,同时还有 HBV 感染和 HCV 感染,3 年前肝硬化,腹水,下肢水肿,活动受限,每日饮酒(都是 50 度以上的)300 mL 左右,而且,还能不时参加一下病人间的群殴什么的……3 年以来一直如此!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

  你在医院一定也见过这种「居然能活下来的病人」,点击阅读原文,一起来分享你的所见所闻吧。






推荐阅读:代孕 http://www.luotian.in/daiyun/

上一篇:国家食药监总局:癌症等大病创新药注册将加快审批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