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刊“玉兔”号探月日记:探月之旅没有遗憾   发布时间:2015-05-04 14:13:33

党报刊“玉兔”号探月日记:探月之旅没有遗憾

党报刊“玉兔”号探月日记:探月之旅没有遗憾

资料图:驶下嫦娥三号展开探月之旅的玉兔号

来到月球后的第二个月夜已经过去,第三个白天刚刚开始。日出后的月球虹湾大平原,陨石坑,裸露的岩石,始终散发着亘古以来一直存在的苍凉气息。太阳的角度越来越高,温度在上升。我睁开双眼,阳光打在脸上,觉得眼角有些微微湿润。

是的,地球时间2月12日下午,在经历第二次月夜休眠后,我被太阳叫醒。但受到休眠前机构控制异常的影响,我能够对地球“说话”,却还不能动弹,我着急得想哭。不过,我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人在关注我、关心我。醒来后的这一天,地面的科研人员不分昼夜“守护”着我,全力帮助我排除故障,想让我能够重新在月球上迈开腿走起来。我还听说,地球上的人们对我能否挺过月夜极度低温非常牵挂,甚至有很多网民“排队”唤醒我,真是又可爱又让人感动。

顺便告诉大家,着陆器的状态很好,已经在正常工作。其实,这次探月任务早已是很成功了,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第三个有能力独立自主实施月球软着陆的国家。而我也可以自豪地说,我这只中国“玉兔”在月球上跑得很欢,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成功登月以来,我和着陆器一直做的,就是充分利用这来之不易的探月机会,尽可能地探索更多月球和深空的奥秘。

月球上一昼夜相当于地球上的28天,我是在1月25日凌晨进入第二次月夜休眠的,着陆器比我早一天进入了休眠。由于月面环境实在太复杂,在休眠前我的机构控制出现了异常,当时地面专家迅速对我的“伤情”进行了分析和抢修,但由于月夜马上降临,为了不造成更大的损伤,我在没有完全修复的状况下按计划开始休眠。一觉醒来,感觉之前“受的伤”还有影响。现在,地面的科研人员正在尝试通过一切努力让我恢复状态。我也不希望就此止步,还想在月球上多走一会儿。

踏足陌生的月球这60多天来,我经历和体验的,远远超出在地球上天马行空的想象。荒凉壮美的旷野,黑的毫无杂质的深空,让我感觉时间仿佛凝固。还有第一次看到月牙样子的蔚蓝色地球出现在“月平线”上时,我张大了嘴,惊得下巴差点都掉下来:实在是太美了!到现在,我在月面一共行走了100多米,在多个地点伸出我的机械臂凑近观察,带着的测月雷达、全景相机、粒子激发X射线谱仪、红外成像光谱仪都获取了大量科学探测数据。

我觉得,即使真的再没法挪动脚尖,虽然会有一丝遗憾,却也不会伤感。这在任务前并不是没有估计,而且我已经为人类了解月球尽了最大努力。像我这么一个精密复杂的智能机器人,在这个离地球38万公里远的陌生地外天体,在这个环境如此严酷的星球,出现风险的几率还是挺高的。

无论是现在就止步,还是在计划的三个月工作时间结束之后再停止奔跑,我觉得,这一趟月球之旅,并没有遗憾——我的脚印,已经印在了月球。